【商圈記憶】老派浪漫的書店守門人 — 專訪天龍圖書老闆沈榮裕

撰文|劉庭妤 攝影|曾令懷


午後,天龍圖書書店裡站滿不少客人,他們時而遊走、時而佇立,安靜享受讀字的每時每刻。不久後,沈老闆從對街的另一間天龍門市穿越馬路、急急走來,他雙手後擺,俐落地閃避飛嘯而過的車流,那姿態隱喻了他在重慶南路長期以來扮演的角色,一個無畏歷史洪流的抵禦者。


沈榮裕細說重南書街的黃金四十年。


重南書街黃金四十年

國民政府遷臺後,許多中國出版社紛紛遷徙來臺,重慶南路成為許多書店重要的集散地,這樣的盛況維持了約四十多年。當時,短短的一條街開立了上百家門市,許多書店承包出版、中盤商、門市販售等一條龍的產業線,前景看好,尤其到了中國文化大革命之時,破四舊立四新,大量中華文化書籍被銷毀,間接使得此地成為當時華人出版極重要的販售據點。天龍圖書便是在重南書街黃金時代的尾端投入開業的,沈老闆說,民國64年,他首先成立天龍出版社,3年後他請房仲介紹、承租下原為重慶南路一段107號的店面,掛起天龍圖書的招牌營業至今。


當時,能承租到重慶南路一級戰區開書店並不是件容易的事,除了負擔30萬的房仲介紹費之外,租屋者還需要經過房東面試。他記得那時房東開出了幾項條件,一、要租給本省人;二、必定要是年輕人;三、家世清白,經歷了如同相親般嚴謹的層層考驗,最終才為天龍覓得好歸宿。


賣的不只是書,而是多年的老交情

重慶南路如今盛景不再,一樓店面為書店者不超過十家,沈老闆說,這幾年書店就像溜滑梯一樣急速倒閉,天龍圖書是目前少數僅存的書店之一,專賣簡體書。在此之前,沈老闆早就察覺圖書產業的快速改變,因而轉向販賣簡體書:「十六年前,我一個月跑大陸兩三趟,一來去看看他們出版了什麼類的書,二方面和那邊的出版社建立關係。我從前在重慶南路不曾交際應酬,啤酒喝一杯就醉,去那邊和出版社天天喝酒,喝到現在灌個三、五瓶還是清醒了。」


天龍圖書能成為全臺最大的簡體書代理商,全倚賴十六年前沈老闆一杯一杯喝出來的戰果,不僅因此和中國出版商建立長久的合作關係,拿到的書籍價格也相對較便宜。然而,面對連鎖書店、網路書店逐漸興起,再加上重南書街群聚效應的下降,簡體書市場仍難以支撐店面的龐大支出,天龍在近幾年間歷經多次轉型,不僅曾販售漫畫書、DVD,店面也搬遷過好幾次,問沈老闆為何還堅持在此地開書店,沈老闆說,全是因為一群溫暖的「貴人」。


沈老闆堅持在此地開書店,全是因為一群溫暖的「貴人」。


來天龍圖書買書的都是老客人,一買成主顧,從年輕時開始買,老了帶孫子回來天龍繼續買。沈老闆說,有時逢年過節還有客人提著肉粽、水果來送禮;或者明明有些客人可以申辦白金卡會員,享買書九折優惠,但他們堅持不辦,只為了支持天龍繼續走下去:「為什麼我們這麼努力,為什麼我們能保持樂觀、對未來充滿希望,就是因為不斷有許多貴人在後面幫你,在後面推你一把。」


老闆接著說起一樓店面的「天龍圖書」題字,是知名書法家李蕭錕所寫,筆畫遒勁有力,掛在店面最醒目的位置,為店裡帶來許多氣力和精神,李蕭錕是沈老闆的好友,店內題字就是他免費為老闆題的,是老闆的貴人之一。


「客人是你最好的老師。」

沈老闆笑著說,這是在他眾多訪談金句中的一句,他說,他時常在店面走走逛逛、和客人攀談,因而能認得書籍的好壞:「書能不能夠暢銷,要看他的後勁。」書店就是市場調查最好的地點,沈老闆熱衷於與客人聊天、聊書,在天龍圖書裡,對話無時無刻不發生,不只是在書裡,更多時刻是在這書香滿佈的空間裡。